2018年诗札选

时间:2019-01-09 00:00编辑:爱常德

本帖最后由 楚飞云 于 2019-1-8 17:29 编辑

1,空气中有冰的味道
一一空气中有冰的味道她在银杏树下自语初冬学会幻术的银杏树用金黄打点葬礼“春和夏仿佛只是赴约。”甜蜜总是来自于梦想她在金黄的沼泽中缓慢回头广场上人来人往,面色阴郁胸腹之间暗藏利刃铁笼子已成为雕刻家身体的一部分一一鄂西辽阔,一一我爱鄂西长尾花喜雀对着草坪唠叨她向陈旧的信封挥挥手内开的木质窗户上有猎户星座绕墙的风微微一吹光就在蓝玻璃上碎裂 2,大雪
日历是一部古老的预言而今,它如婴儿般在我手中安睡 火塘是父辈,是经年是光秃秃的柿树上越来越小的灯笼 “所有的喧嚣和卑微,都会在这种岑寂中孤独的死去。” 城市的高压线上喜鹊喋喋不休一一它有黑白分明的羽毛,细小而灵巧的肢体…… 布道者手捧时间幽暗的花瓶 不能让大雪冷落了苍山不能让盛唐,消逝于盲目的车流 ——我扭头看了看高楼深处的梅花 3,人生相逢如初雪
相逢是你以时间的痛楚搭建的虚幻之城。我们得以在孤独中安睡;像空心上帝守拙之隐喻。像逆世的光,在无人街头缓慢回旋。 抽丝剥茧是不甘者呈于世俗的碑刻,盛夏远景有谁一再期待的欢欣;在暮色中行走成一株沉默的植物,倒影、光亮、荊蕀,都在你我手中。 我们浑身战栗,扁平城市深陷于荒诞流言。在落日背影中落泪;为重生我们举起日渐消瘦的手,在陌生的枝叶中,紧紧拥抱自己的曾经。 4,黑蝴蝶
很多年不提起镰刀它在黯沉的柴房中打盹、锈蚀取尽初冬天下白露--衣袂之畔有它劳累又不甘的喘息只是如今,我们都已不愿重新说出 说出黑蝴蝶笼照下的村子说出篦麻籽苦涩而贫穷的水蓝袈纱我们在小叶榕树的阴影中微露孩童之心泛黄稻田有古老的风吹过--黑蝴蝶、镰刀、跛脚女子 和城市重叠。灯火俯命于高处的镰刀镰刀向壁缝中的黑蝴蝶裸着残缺我们收起线迹。迂回的绳索轻指于车流中惊慌失措的芦笋黑蝴蝶越过马路虚线 5,感谢土地
感谢土地,感谢河流感谢周而复始知行合一的圣体感谢落日和幽蓝的命运感谢时间永恒的葬礼人间疾苦莫过于火中顽石光,温暖,飞翔,逝去……波浪和星空,闪烁其词我们推开沉默的栅栏一一风努力存留春天的气息像躲过暗礁的水手,欣喜、啜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每一次醒来都是重生我们围着火炉跳舞一一在冬天,在冬天夜晩白橡木地板上的灰迹复写着宇宙隐秘的秩序……我们的尘世,我们的哀歌 6,歧义者
金斯堡,我们像赤裸的猴子在喧嚣又荒凉的城市行走天空赠我们以油墨我们还之以利刃 我们是没有语言的猴子在镜中。我们重回额尔古纳河以南我们追随旷世的风并以之为秘境在月圆之夜流泪 古拙的春消融于喜玛拉雅山脚下生铁、皮革、跳蚤、机车尾气还有你发际悲苦的明灯歧义者从万里之外另一个陌生的小镇醒来 7,那些极其安静的事物
在小镇有些极其安静的事物比如码头,比如青石小巷比如废弃港口外的煤山比如江苇、比如灯芯草比如终日无人问津的睡莲池 玛瑙河消逝于岁月散乱的镜面七月重新让江流变成母亲十里之外,深绿色松林山妖如烟聚集它手中越来越多的彩色经幡充满死亡和禁忌之美 倾斜的荆门山有一双怀旧的眼睛像高空与暮色扭结的绳索城市依然在灯红酒绿的故事中安睡逃匿者,已经放弃我再次以沉默回应时间的孤独 8,最后的晚餐
台面布早已变为藏污纳垢之所“这是笑话!”金龟子愤愤然石榴树顶着潮湿的街灯站立阴影中是那些消逝于身体内的语言寂静的光穿过城市灰色的肢体一一我们从来都不需要一个伟大而英明的领袖如果无法用良心来拱卫制度所有的卫道者,都是可疑而多余的初夏的夜如幽暗的湖泊剧烈的闪电传来湖泊深处的信息一一毫无疑问,这是最后的晚餐贪吃的蝼蚁在巢穴中放声大唱:“我们爱自由,我们爱光,我们爱新世纪” 9,与春书
唐朝已远,长安有别一千年前华清池的桃花和眼前之物并无太多不同。天地不仁从不留恋谁枯稿的身体黄莺好强,偏要用鸣叫把枝头细碎而繁琐的日子打磨出簇新的光亮来诗,已不再是李白熟悉的模样他爱的是人面桃花的盛世而我所见,皆是满地落红的荒凉每一瓣落花都是闪电如有思之物砸向春天潮湿的地面欢乐颂只在大地深处响起多么荒谬又矫情的中年 10,对峙的结果是沉默
对峙的结果是沉默。冰凌一样的沉默像银白的梭鱼从幽森的水面跃起像古时明月,落于深潭我随你走进四月的山谷、原野我们同时看见绿色。绿色又暗哑的手暮光和忧悒笼罩的中年但愿我们从来都不曾相识针尖密集。阴影中有恍如隔世的春天如同被命运亲吻又遗忘的土地我们转身离去,再不回头剪纸上的岁月和誓言漏洞百出寂静处可听见山河呼啸 11,戏
台上的小青为我表演吞刀子幕布里飘起漫天大雪斜眼的猫头鹰站立于灰色广场的石膏像头顶冷眼旁观是狡辩者的骑墙——死灰复燃终归要以闹剧收场我嘟囔着,摇摇晃晃从木椅上站起来大雪封城,没有一条路是通往内心“我说伙计,吞刀子的感觉我可比你更清楚”松鼠念着忍字经挺着气球般肥硕的身躯,从空荡荡的街头走过天桥上依然有善言的盲者在挤兑命运他那结满污渍的蛇皮二胡多年以来就没变过我在酒馆门外大声喊着:小青,小青——玻璃窗上的水雾渐渐散去怀旧的炭火,被陌生人的身影笼照 12,墙体
我的理解是:墙上的壁画是一群戴金色耳环的人翻开书面,电玩游戏室和蠕虫,同时现身——火葫芦应该长在藤萝上“他们都有着鹰一样偏执的羽毛。”昏沉的睡眠波浪夹杂着哑巴和墙体的交谈我该用菜市场那样专注的表情来迎接这个世界……对于被杜英和法国梧桐的阴影塞满的大街来说痴迷于哑剧的墙体其表现力显然是绚丽而多姿的

相关文章:

  • 2019-01-09·胡有琪2018年微体诗38首
  •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