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常德文艺网,感悟文学的美!欢迎访问“常德市文艺网 www.cdswyw.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 文章阅读 > 励志文章 >

玉米粒(原创微小说)

有头有脸! 作者:admin 我要:[点评TA的作品] [发表我的文章]
来源:网络整理 栏目:励志文章 时间:2017-04-28 阅读: 人/次 字号:[--]

  我老家是东北那疙瘩的,我是个在东北长大的娃儿,在东北长大的娃儿天生耐冻。从我记事起,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时候我刚刚三岁,常看母亲纳军鞋,支援前线。记忆中的母亲很和蔼,纳的军鞋特别好看,我和哥哥们喜欢依偎在母亲身边,看母亲纳鞋,捡豆子,然后给前线送去。我们是穷人家,所以穷人家就必须得劳动,也必须得饿肚子。我是全家最小的妹妹,正在长身体的年龄,却有了上顿没下顿。前些日子肚子里还勉强有些油水,终于在一场持续的大雪中,我们断了粮。
  
  东北的雪,总是下到膝盖那么厚,那一次,雪已经漫过了大腿根。傍晚还有一丝余留的霞光,银色的雪花飘落,落到我家的房顶上。母亲出去拾些柴火,却看到一只狼蹲坐在房顶上。我们都没有理会那只狼,或许它也很冷,想找个落脚地,把房顶当成了坟堆。我和哥哥们缩在床上,谁都没有力气动,身上软绵绵的,这已经是第二天没有饭吃了。母亲去拾柴火了,我把眼睛转向大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他仿佛明白我的心思,沉默地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只见大哥把门拉了一个小缝儿,然后伸出手,抓了一把雪,团巴团巴团成了一个圆蛋蛋,叫二哥去拿了个盆,把雪蛋蛋放了进去。团了一个雪蛋蛋,大哥的手立马就变红了,可他没有一句怨言,一直在用手抓雪,不一会儿便团了一盆雪蛋蛋。我看着大哥通红的手说:哥,你冷吗?大哥温柔地看看我说:我不冷,小妹。大哥把一盆子雪端到桌子上,给我们一人切了一点咸菜,大家一人拿了一个雪蛋蛋,放进嘴里。雪在嘴里融化的那一瞬间,我感到无比寒冷,带着泥土味儿和腥味儿滑进了我的胃袋,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禁一哆嗦,手里的雪蛋蛋和咸菜掉到地上,二哥冲过来捡起咸菜说:兰兰,你干嘛!你不知道这是家里最后一块儿咸菜吗?我嘟着嘴说:好难吃,我不要吃了……二哥生气地看着我说:不吃就别吃,不吃就饿着!
  
  晚上,熄了灯,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还能听到外面一声接一声的狼嚎。我躲在被子里面悄悄地哭,三天没有进食,我已经快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知道大家都没有睡,因为我清晰地听到大家肠子里发出的“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往母亲身边挤了挤,努力地闭上眼睛让自己睡着,清楚地听到母亲一声叹息。听到鸡鸣的时候,我的眼睛肿的像核桃,坐在床沿上,我低着头对母亲说“妈妈,我饿,我饿,妈妈,你能不能出去给我要点儿吃的。”母亲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眼泪流的像决堤的洪水。我被母亲的眼泪弄得不知所措,急忙抱住母亲说:妈妈,我不饿,我一点儿都不饿,你别哭,别哭。母亲就那样抱着我,哭了整整一上午。下午,我饿的只能躺在床上,母亲喂了些水给我,我能听到的只有深深的叹息。晚上,母亲再也忍无可忍,推醒了大哥。大哥朦胧着眼睛问:妈,啥事?母亲嘘了一声:悄悄的,跟妈走。母亲带着大哥来到保长家,保长家有钱啊!母亲跟哥说,别出声,把房檐后那带玉米粒给妈扛过来。哥哥会意,翻上房子,把一大麻袋玉米粒都扛了过来。把玉米粒扛回家,母亲马不停蹄地拆袋子,倒了满满一锅,就剩下了一点点在袋子里。待玉米粒熟了,我和哥哥们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夹了一点儿玉米粒放进口中,嚼碎,玉米粒软儒香嫩,咽下去唇齿中还留着余香。母亲慈祥地看着我们咀嚼玉米粒,直到我们吃饱,保长找上门来了。
  
  老林,是不你家没饭吃了,把我那麻袋的玉米给偷了?母亲面对着保长,一点儿惊恐之色都没有,叉着腰看保长。对,就是我拿的,我的孩子们都饿了好几天了,都快饿死了,就是我拿的!保长也面不改色:那,剩下的呢?那儿。母亲指了指底下的麻袋。保长走过去一看惊了,就剩下两斤重的玉米粒了。老林啊,我那一大麻袋呢,咋就剩这点儿啦?剩下的在锅里!母亲说的理直气壮。保长抬起脚走向了厨房,掀开锅子,看到大半锅白花花的玉米粒,惊呆了。他用手指夹了两颗放进嘴里。呦,煮的还不错。母亲气势汹汹地看着他说:要把我告的哪里去随便你,我去哪里我就带我的孩子们到哪里,反正我们在家里也得饿死。保长不紧不慢地走了,我扑进母亲怀里。放心,妈妈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母亲把我抱起来,拍了拍我的后背。保长走后,母亲又乘了一盘玉米粒,大家一边吃,一边说起了笑话,满屋子飘着玉米粒的醇香,一家人其乐融融。
  
  第二天,保长就把我们偷玉米粒的事件报告了上级。镇长把我们都叫了过去。我们和母亲忐忑不安地走进去,到镇长问话时,母亲特别镇定地说,要告我们随便,反正我和我的娃儿们,不吃都得饿死。镇长看了看母亲,看了看我们,对保长说:这老林家一辈子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从来没有过偷东西的习惯,要不是饿极了,逼得没办法,也不会偷东西,你家不是吃的多吗,不是有钱吗,再给老林家送两麻袋玉米粒过去!
  
  雪后初请,天空是蓝色的,我和哥哥们吃着玉米粒,软儒甘甜的玉米粒滑进空空的胃袋,带给我深深的满足感。我看见母亲正在望着干净的天空,慈祥地笑着。她兴许是在和父亲说话呢。父亲,你知道吗?玉米粒,好香,好香。

(小编:文艺)

    标签:小说励志文章